大田湾体育场首场球赛 贺龙亲自开球

大田湾体育场前贺龙与运动员们的雕像 记者 张永波 摄 1954年初贺龙亲笔题写的“西南行政委员会大礼堂”牌楼 记者 张永波 翻拍 红色将星闪耀重庆 【将星简介】 贺龙(1896-1969

1954年初贺龙亲笔题写的“西南行政委员会大礼堂”牌楼 记者 张永波 翻拍

贺龙(1896-1969),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中国人民的创始人和主要领导者之一,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原名贺文常,字云卿,湖南桑植人。1929年加入中国。在半个多世纪的革命斗争生涯中,为中国的旧民主主义革命、新民主主义革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建立了不朽功勋。1969年6月9日逝世,享年73岁。

6月14日清晨,一群晨练的市民在大田湾跑步,跑过贺龙雕像时,他们齐刷刷排成一排,向贺老总雕像致敬:“元帅您好!”

新中国成立后,重庆是西南地区政治文化中心,、、贺龙都曾在这里工作,史称“三龙聚会”。贺龙,这位新中国赫赫有名的元帅,对重庆体育也作出过突出贡献。重庆市体育场场长杜忠勇说,立贺龙雕像,正是要让子孙后代铭记他的丰功伟绩。

在两路口,大田湾体育馆正门口,贺龙雕塑十分耀眼,历经风吹雨打,见证了重庆的飞跃发展。

曾经的大田湾体育场,是新中国第一个甲级体育场,书写了重庆的骄傲;曾经的大田湾体育场,见证了重庆足球勇夺足协杯冠军的辉煌。如今,人们自觉地想到,是贺龙元帅,在这里播下了体育的种子。

85岁的陈梧伟老人,是研究贺龙的专家,他告诉记者,解放初,除蒋介石下榻过的“云秀”,马歇尔居住过的“草亭”和宋子文、张群、范石曾等人的豪华别墅之外,重庆满目疮痍,百废待兴,危楼遍布,没有一处像样的供人民群众集会、活动的公共场所。

根据谢武申关于贺龙的相关著作介绍,贺龙于1950年3月从成都迁往重庆办公,他在视察重庆之后说,重庆有220万人口,有那么多的党政机关、群众团体、工厂和学校,没有一座像样的集会场所怎么行?于是,西南局的、、贺龙三位领导,同军政委员会的同志商议决定,在重庆市修建供劳动人民集会、运动、娱乐的场所:西南军政委员会大会堂(现名大礼堂)、劳动人民文化宫、西南博物馆、大田湾体育场、体育馆、重庆市体委大楼,这就是人们常说的重庆“六大建筑”。

谈起贺龙对重庆体育的贡献,重庆市体育场场长杜忠勇如数家珍。1951年,贺龙主持大田湾体育场的建设。“当时大田湾是个深约30米的沟,全靠社会各界人士及机关干部义务劳动填平的。”杜忠勇回忆说。现在大家看到的跳伞塔处,原本是一座大山,当时的技术条件不够,人民群众硬是用双手将山推平后填入大田湾的深沟。1956年2月9日,占地约12万平方米,西南地区首座体育场重庆体育场(又称大田湾体育场)竣工。

刚修好的体育场内是一个铺草地的大型足球场,大雨后十分钟内,雨水就可全部渗透完。足球场的最外圈,是一条木屑铺设的300多米履带式白色跑道,内圈是红煤屑铺筑的400米红色跑道,两侧还有两条助跑道。

“当年的大田湾体育场,简直令人骄傲,亚洲一流。”杜忠勇谈起体育场曾经的荣耀时,十分兴奋。他介绍,1956年5月1日,体育场建成后的第一届工人体育运动大会开幕,贺龙亲自为第一场足球赛开球,1700名运动员参赛。市体育馆里保存的一份《重庆日报》,记录了运动会的盛况。

在体育场旁还修建了体育馆,体育馆始建于1954年,1955年2月底竣工,占地108万平方米,馆内有楠木嵌花地板灯光球场,看台可容纳观众4000余人。“虽然现在看上去有些陈旧了,但当年为我们重庆争了不少光。”陈梧伟回忆,他从1976年到1986年期间,一直在体育场工作,参与搜集整理了贺龙主持修建体育场的史料。

他介绍,大田湾体育场是新中国第一个甲级体育场,是中国第一座现代意义上的综合体育场。体育馆、体育场、体育局机关大楼及贺龙雕像组成了大田湾体育设施群。大田湾体育场历经半个多世纪风雨,在计划经济时期,大田湾不仅承担着为高水平竞技体育服务的任务,同时也承载着共和国体育事业的光荣和梦想。

如今,“年迈”的大田湾体育场、体育馆正在进行修缮。2009年12月28日,我市投资6000万元进行改造,预计在今年国庆前后,一个焕然一新的大田湾体育场将呈现在市民眼前。

如今,在重庆人民大礼堂东楼前,依然矗立着、、贺龙的雕像。贺龙左手拿着他喜爱的烟斗,面容慈祥。

富丽堂皇的大礼堂,是重庆建筑精品,它的建设,倾注了贺龙许多心血,也给后人提供了一个建筑方面的样板。1951年4月,西南军政委员会大会堂建设开始准备。贺龙指示,不要学小脚女人,要建就建一个大气雄伟的大会堂。和贺龙等亲自从征集设计方案中选定了西南建筑公司工程师张家德作出的设计方案。

大礼堂管理处有关人士介绍,做事精益求精,这是贺龙的风格。在大礼堂的修建中,贺龙格外关心,每一个建设环节都精益求精,决不允许出半点差错。史料记载,贺龙对工程的设计施工非常关心,多次亲赴工地了解情况,解决困难。调派了西南军区工兵营200多人用风钻及推土机削平了马鞍山山头,搬移土石方30余万立方米。1952年5月开始挖基后,高峰时施工人数达到1700多人,各界干部、群众参加了义务劳动,先后在现场搬运钢材500多吨,砖450多万块,木材、楠竹3.5万多根,一些施工企业把优秀的技术骨干、工人介绍到工地担任领班。1953年2月,全面完成280吨钢网壳制作安装任务。

、贺龙等对施工的每一步都严格要求,确保工程质量,给后人留下了建筑典范。建成后,、、贺龙看后均赞叹道:比设想的还要气派。1954年1月,大礼堂竣工,礼堂内大厅四楼一底,大型舞台一座,共设4000个坐席。贺龙为礼堂题写了“西南行政委员会大礼堂”作为正式定名。没有剪彩仪式,免费对社会开放3天,请群众参观。

“贺龙一生酷爱体育运动,他自己就是一名体育健将,是能够携带横渡江河的游泳能手。”市政府采购中心体育工艺评审专家、大田湾体育场场长杜忠勇说,贺龙是杰出的战士,他一生追求真理,把毕生的精力和心血都奉献给了党和人民。战争年代,为人民的解放事业,英勇善战,历尽艰险,百折不挠;和平时期,为社会主义建设,呕心沥血,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在新中国的体育事业上,也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他认为,贺龙自强不息的体育精神,至今激励着重庆人民奋发向上,是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