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曼城和哈兰德的表演某些曼联球员都不配为C罗系鞋带

经历了一个夏天的厉兵秣马,当新赛季拉开大幕时,你会发现,曼城向着瓜迪奥拉的完美球队又前进了一步,而曼联远比想象中还要糟糕。

7日晚,曼联与布莱顿的比赛率先举行,赛季头一个主场比赛,老爵爷弗格森和老板格雷泽都亲临现场,B费开场一脚绝佳机会打高也一度吊起了主队球迷的胃口,但之后大家发现在老特拉福德摆好的这顿宴席难以下咽。

滕哈格说“曼联输掉了一场不该输的比赛”,事实上,曼联的喉咙一直被布莱顿紧紧扼住,仅仅一个上半时客队已经取得2球领先,梅开二度的格罗斯只需要每一次待在后门柱打空门即可。

比曼联后防线更没存在感的是曼联的攻击组合,达洛特混乱中无意识地用后背制造的乌龙球让人思忖,曼联球员用脚触球是不是最差选择?

C罗因为季前归队时间较晚,被滕哈格认为不合适首发登场,但这个安排一定程度上会让C罗的质疑者开始自我怀疑——因为没有C罗的曼联什么也不是。

下半时球队场面好转恰恰得益于葡萄牙人的替补登场,赛后《曼彻斯特晚报》跟队记者萨莫尔直言,没有人可以替代C罗。

过去的大半个赛季和整个夏天,许多人都在讨论C罗是球队的问题,至少从首场比赛来看,C罗的队友配不上C罗。

英国著名主持人皮尔斯·摩根表示:“C罗不是曼联的问题,问题在于曼联的其他球员无论是在水准、职业道德、责任感和获胜意愿方面都不如C罗,他们不配为C罗系鞋带。”

著名的C罗球迷“cr7.o-lendario”赛后也在社媒上发起了一条“为C罗离开曼联请愿”的动态,C罗的二姐Katia第一时间为这条动态点了赞。

现在最煎熬的人恐怕是主帅滕哈格,季前赛他曾经率队战胜利物浦,不成想一到英超赛场动起真格来,自己的球员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

赛后,滕哈格告诉记者,球队缺乏一个线号——埃里克森令人诧异的在首发阵容中顶到最前沿看上去是他的无奈之举,但事实证明是失败的。

至于荷兰人没有将C罗作为一个正印9号来看待,背后恐怕也有他的思考——一方面,C罗一直闹着想离队;另一方面,C罗确实不是他心中的最优选,年事已高的葡萄牙人提供不了足够的覆盖。

这里不能不提到转会期曼联的尴尬操作,除了引进马丁内斯,召回租借的范德贝克和马夏尔,球队没有更有成效的补强。

德容的转会事宜至今没有敲定,踌躇满志的滕哈格很难按照自己的理念去打造一支想要的球队。

最新的消息是关于博洛尼亚前锋阿瑙托维奇——曼联希望以1000万欧元引入这位前中超前锋,但与意甲球队依然有500万欧元的分歧。

不难想象,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曼联恐怕会复制上赛季的艰难处境,依靠找不到下家的C罗去提供支持,这是所有人不愿意看到却不得不接受的局面。

赛季前还显得多少有些磨合不到位的哈兰德,用一场比赛的梅开二度就征服了球迷。

瓜迪奥拉表示:“一周前对利物浦的比赛,不少人还说他是失败者,还在嘲笑他,现在他将成为下一个亨利或者C罗。”

数据显示,哈兰德传球成功率高达91%,在禁区内有10次触球,占据全部触球(32次)的近1/3,他共有5次射门,2次射正打进2球。

此前,埃弗拉曾调侃瓜迪奥拉执教像是在玩足球经理的游戏,现在看来,带队和玩游戏似乎没有太大的不同——早早锁定哈兰德,瓜迪奥拉恰恰完成了球队的最后拼图。

过去几年尤其是上赛季,瓜迪奥拉的球队在控制力上已经冠绝欧洲,唯一的短板就是缺少一名真正的中锋。

哈兰德的到来让曼城已经接近完美,他不仅仅能够提供过去斯特林、福登、马赫雷斯一帮前锋无法提供的门前终结能力,也带来了曼城过去并不具备的冲击力。

两个进球都得益于中前场球员的直塞,但哈兰德的高速插上把好机会变成了进球——试想一下,如果当时最前端站着的是斯特林或者马赫雷斯,结局恐怕会是另一种样子。

当然,从过去的比赛而言,哈兰德明显更喜欢跑着踢球,他的身高优势并没有完全转化成禁区内的站桩能力。

但对于曼城,已经不能要求更多,哈兰德不仅带来的是进球,还是战术打法上的更多选择。

过去曼城肋部的传中更多选择后点或者门前的低平球和半高球,但有了哈兰德,德布劳内或者京多安的任意传中都能制造大的威胁。

哈兰德的大身板还能为其他攻击手提供掩护,也难怪瓜迪奥拉当下能够喊出“我们还要再争取111分(剩下37轮都全取3分)”的豪言。

一个赛季足够漫长,第一轮比赛并不具有决定性,但足以说明很多问题——一定程度上,曼彻斯特的两支豪门未来的比赛基调已经可以瞧出端倪。